久違的小說分享。

 

【宣傳文案】

(引用) 台灣角川《植物圖鑑》書腰上的宣傳文案

『女孩要「花」也要「男孩」田愛濃度閃光120%!!』

『繼《圖書館戰爭》系列、自衛隊三部曲、《我的鯨魚男友》後,當今最純熟的作家有川浩,為您獻上長篇戀愛小說終極版!!』

『既 然在男孩眼前,可以從天上掉下一位美少女。那麼在女孩子面前,又何妨憑空出現一位帥哥呢!?某天。路旁出現了一位讓人心動不已的男孩子。「我的名字是樹木 的『樹』。小姐,妳不介意的話,請把我撿回家好嗎?我不會咬人,而且教養很好。」彩香從陌生美男子口中聽到的只有這些,但這已經足夠了。兩人的同居生活逐 漸化為無可替代的每一天──就像讓花朵綻放般,讓這段感情成長茁壯吧!』

『藉由生長在路邊的野花野草,娓娓道來最濃稠最甜膩的戀愛小說!!』

 

12918524_1591281081164016_1295721729_n.jpg  

 

 

【話說從頭】

其實也不知道要怎麼組織這篇文章,但就是因為太喜歡,太令我印象深刻的一本小說了,不記錄一下不行。

 

該從何說起才好?

 

買下這本書的動機是,今年6/4即將在日本上映「植物圖鑑」電影版,當初一看到是岩田剛典和高畑充希主演的時候,內心就想著一定要看這部電影,接著,3/6 Gun醬生日那天,舉辦了故事男主角「樹(Ituski)」的生日EVENT,Itsuki生日是3/1,官方推特超認真在宣傳,連3/6 EVENT當天的REPO都一則一則詳盡發推了,就更加勾起我想看這部電影了。

 

在那之前有查了一下,原著是「有川浩」老師啊,和老師作品相遇的第一次就是目前為止還是我內心神作的《阪急電車》,之後有看過《飛翔公關室》電視劇,看得超感動(抽獎抽到小說,可是太厚了所以一直還沒去看←喂),總之對老師的作品很有信心,就激起了我想買這本小說的慾望。

 

因為台灣角川是在2011年就出版這本書了(14年初版第3刷),所以前陣子為了快到期的誠品累計卡,去了幾間誠品,才發現都缺貨,最後還是乖乖的在網路上訂了,原本打算春假期間來閱讀的,結果,拿到手的隔天晚上,默默的花了幾個小時全部看完了,眼睛也哭腫了。

 

 

 

【簡短讀後感】

記得上一次看愛情小說看到痛哭流涕是在高中的時候,之後我似乎都一直在看推理小說,雖然期間也看過蠻多讓我淚流的作品,但是《植物圖鑑》真的是時隔很久,讓我如此悲愴痛哭的作品了,後半段轉折處真的是讓我邊看邊哭。

 

這本書分成10個章節,還有後記,建議是一口氣看完,不要分次看會比較有情緒轉折的落差感,我真的被那落差感給虐到地心去了。

 

藉由許多種植物,把彩香和Itsuki的回憶連結在一起,隨著季節更迭,每種植物都承載著兩人之間相處的回憶,雖然故事看似平淡無起伏,但是真的過於甜膩,令人招架不住,一次又一次的心動和會心一笑,正因為是那種平穩的日常感,更貼近內心吧,所以在故事轉折處,我和女主角彩香一樣,瞬間跌落谷底。

 

有川浩老師在畫面感的營造上超強,劇情轉折之後,立刻就能知道所有空間都變了調,空虛、寂寥無預警的席捲而來,最後就只能和彩香一起無助的大哭一場。

 

不過我還是要說,或許是我一開始想太多,也期待太多,劇情轉折的真相揭曉之後,讓我有點小小失望(苦笑),或許是真相過於常見?原本以為是更特別的(好吧,我一直以為故事裡的男主角不是「人」←)。

 

大概是因為電影前陣子瘋狂宣傳的關係,除了預告之外也看了新聞宣傳畫面,在看這本小說的時候,總是會不自覺的將角色自動代入GUN醬和充希(笑)。

CcDACv6UkAAluV3.jpg large.jpg

 

光是這段:

「お嬢さん、よかったら俺を拾ってくれませんか」

「小姐,你不介意的話,請把我撿回家好嗎?」

「咬みません。躾のできた良い子です」

「我不會咬人,而且教養很好。」

就讓人忍不住內心波濤洶湧(笑)

 

 

【節錄】(節錄引用自台灣角川《植物圖鑑》中文譯本)

把我喜歡的幾段節錄下來。

 

1.雞屎藤

「小姐,可以把我撿回家嗎?」

男生這麼說。

簡直跟小狗的手一樣啊!彩香看著放在自己膝上的手這麼想,覺得好有趣。

「撿......回家?嘎?你怎麼講得好像你是棄犬呀?」

彩香呵呵呵地笑得花枝亂顫,男生又說了一遍。

「我不會咬人,而且教養很好喔。」

 

 

「啊──!這些野草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啦!該不會有人半夜來播種吧!」

「沒有什麼草叫做野草,每株草都有名字喔──聽說這是昭和天皇說的。」

 

 

「雞屎藤?」

彩香驚訝得提高了聲量,而Itsuki只是認真地點頭。

「是啊,因為他會發出雞屎般的臭味,所以叫雞屎藤」

「真的有雞屎那麼臭呢......而且才長一點就得拔個不停」

「嗯,看妳這樣,應該沒看過它的第二張臉吧?」

「嘎?第二張臉?」

「這種草單只有爬藤時的確是很無聊的蔓草,可是一到了開花期,就會讓人驚艷喔。妳要不要留一株下來觀察?」

讓人驚豔的第二張臉?彩香被這句誘人的話給迷住。這個同居人還真的很會扯東扯西地釣她上鉤。

 

 

2.蜂斗菜/蜂斗菜花 以及筆頭草

之前不哭是因為理性採了剎車。獨居的人就算哭了,也沒有人安慰自己,哭也沒有用,什麼意義都沒有。只要想到哭完後隨之襲來的空虛感,一開始就不應該掉淚。

可是現在不同了。

既然同一屋簷下有個能理解自己的人,都哭出來反而比較輕鬆。

 

河畔完全看不見一抹春天的色彩,雖然草地上點綴了一些青綠,但也只有一些些。

「春天來得晚不見得是壞事,反而可以讓人愜意地慢慢欣賞呢。」

 

 

彩香使勁把咬了幾回的天婦羅吞下肚,偷偷喝口水後,忐忐忑忑地問:

「你不覺得很苦嗎?」

「一個人一個喔。」

「該不會早知道了吧?」

「是啊,蜂斗菜花的天婦羅很苦啊!」

「那幹麻一開始不講?」

「因為妳想吃嘛!我不太喜歡是沒錯,可是每個人口味不一樣,也許妳就是喜歡啊。而且也真的有人喜歡,怎麼能叫妳別吃?」

 

 

3.山蒜/芥菜

就在她刷完牙洗完臉正開始化妝時,Itsuki跑來了洗臉台。

「妳在幹麻......」

「嘎?我在化妝啊,不過是淡妝......」

「不用了吧!只是要去散步耶,要是怕曬的話,擦個防曬油就好了。」

「嘎,可是。」

好不容易要跟Itsuki出門......正這麼想時被無情潑了桶冷水。

「我每天都看到妳的素顏,妳現在還化妝幹麻?」

「可是那不一樣呀!」

這個人是笨蛋啊!真沒禮貌──彩香不滿地在心裡抱怨,突然聽到了一句搞不懂是蓄意或無心的甜言蜜語。

「如果要去鬧區,女生也許要化個裝,可是我比較喜歡妳素顏耶。彩香皮膚那麼好,化妝太浪費了。我們只是要去散步而已,妳根本不用化妝啊!」

彩香心波蕩漾得一失神就把粉餅掉進了洗臉台裡。

「我......因為我很努力保養嘛!」

可恨!這個天生的女性殺手!

「那至少塗個口紅吧,不擦口紅的話臉色看起來不好看。」

「嗯,因為你很白嘛!」

他好像真的覺得彩香皮膚白所以要擦口紅,可是若無其事就這麼說出口──

鎮定!一定要鎮定!這個男人說得喜歡討厭其實沒那麼複雜含意,我看啊,他搞不好只是直率而已!可是!就算心裡這麼想,有哪個男生會認真地這麼說呀!

 

 

她包住了Itsuki的雙手,對著凍疼的手呼氣。

彩香專注地把冰冷的肌膚溫熱,不停搓揉著被包在自己掌中的他的手。手指頭最難溫熱,連彩香的手溫都被吸過去。

Itsuki什麼也沒說,但彩香忘神這麼做也實在太大膽了。

「那個......」

彩香攏助他修長的指間,把手拉到自己的下顎跟鎖骨間。

她把脖子靠在手上測量體溫。正當她覺得溫度已經回升,Itsuki突然下定決心似的開口:

「不好意思......我好像快心動了。」

 

 

到了下次散步前,她有點緊張地拿出了上次買回來的蜜粉。取出無色蜜粉內附的粉撲,輕輕拍上已經塗了防曬油的臉。

結果Itsuiki又跑來洗臉台這邊偷看,問道:「妳在幹嘛?」

「喔!這個啊!」

Itsuki瞄著一眼結結巴巴的彩香,又瞄了一眼洗臉台上的包裝盒。

盒上誇張地寫著「寶寶用也安心!無色透明不刺激的蜜粉!」看完後說:「嗯,那這就沒問題。」

接著離開了洗臉台。

哇──!彩香映在鏡子裡的臉愈看愈紅,這個人──還記得他先前說的!

那他之前說那些話時不就是有意的囉?

彩香沒有勇氣問,這是有還真是不改造孽本性呀!

 

 

4.春天的野花──西洋蒲公英、葶藶、風花菜

當晚Itsuki出門打工後,彩香就在床上翻起了今天買的圖鑑。

一開始,先迫不及待地找起了實際摘過的植物。

「只有芥菜沒在書裡......」

大概是因為最近被歸為歸化植物吧。雖然不清楚,但是心裡這麼猜想。

關於蜂斗菜地說明上則寫著「炸成天婦羅會味道稍苦,美味。」彩香心裡吐槽「騙人!苦死了,沒吃過的人根本就受不了啊!」

原來翻看書中怎麼寫自己吃過的東西這麼好玩!把自己記憶中的影像與書中圖片對照也別有一番趣味。

知道至今為止隨眼看過的各種植物,到底叫什麼名字,讓人覺得很開心。

沒有什麼草叫做野草,每株草都有名字──by 昭和天皇。這是先前Itsuki教自己的小常識。的確,如果把這些草全當成了野草,就不會覺得它們好玩,可是一旦冠上了名字後,突然就變得有趣起來。

 

 

「小時候,用白花三葉草或紫雲英編花環是我的夢喔!」

 

Itsuki說,山菜圖鑑這種東西,就是會把平民道貴族的所有山菜全都混在一起。

「這樣啊......」

「所以喜歡看書是好事啦,可是要是太相信書裡的知識,會美夢幻滅喔!」

彩香聽得直點頭──咦?突然停下了手中筷子。

忐忑不安地抬頭偷瞄Itsuki,發現他正開朗地對著自己笑。

「原來妳還熱中到買了圖鑑回家,真是太好了,而且還一次兩本!」

「唉唷!你怎麼會知道啦!」

彩香哀嚎出聲,嚇得連筷子都掉下來。Itsuki眉開眼笑地說:

「因為這禮拜天氣很好嘛,所以我就曬了被子,好歹我也是管家呀。」

「啊──!」

丟臉死了!被發現藏書的事了,丟臉丟臉!而且自己還沾沾自喜地賣弄那些臨時學來的知識。

「黃花苜蓿答錯有點可惜哦,你剛被起來一副很想講的樣子,實在太可愛了!我忍好久才沒笑耶。西洋蒲公英跟白花三葉草能吃的事,你也是一副剛記住,我一定要講,一定要講的樣子。」

「好了啦!」

難怪今天要我別對不認識得植物出手。

臉燙得都快噴火了。

「藏東西也想一下地點嘛!保潔墊下面?是國中生在藏色情書刊啊?那是最容易被媽媽發現的地點耶!」

「沒辦法呀,我又沒藏過──!」

「反正又不是色情書刊,幹麻害羞呢?我可是很開心,那種等級的圖鑑還滿貴的,沒興趣的話不會一次買兩本耶。」

「好了啦!」

彩香站起來打算逃回去臥室,結果手被拉住,拽了回來。

「你還沒吃完吧?」

被強押著坐下的彩香只好低頭重新吃飯。

 

 

5.蕨菜/虎杖

彩香在空地上四處走動時,常看見那顏色有點像綠跟紫紅交雜,是種莖幹直挺粗壯的草。

「......這能吃嗎?」

顏色看來有點可怕,是會讓人覺得「會不會有毒啊」的那種。

「紅紅的耶,有沒有毒啊?」

看彩香緊張成這樣,Itsuki笑出聲來,

「喂!你覺得『新綠』是什麼顏色?」

「嘎?」

突然被這麼一問嚇了一跳。

「草綠色......吧?」

「現在的季節應該正是新綠繁茂的時候,妳看。」

Itsuki指著空地附近的草木,結果那些看來剛冒出頭來,葉片都還沒舒展開來的新芽,並不是彩香所想像的草綠色。

「紅紅的耶......」

「新芽都是紅的啊!很多植物剛冒出頭來時都是紅的,之後才會像妳所想的,變成草綠色。」

心底的印象突然被打破,彩香只是張嘴發楞。

 

 

「那採收時間一到我們就去採喔!約好了!」

興頭一起,馬上伸出了小指頭要打勾勾,結果一看到Itsuki訝異的表情,彩香馬上清醒。

笨蛋啊......我都幾歲了還這麼孩子氣,一定嚇到他了吧!

不知道該在什麼時候把手收回來,愣了一會兒後,彩香溫吞吞地收回了手。但──Itsuki的手卻動了,他勾起彩香的指頭。指頭碰觸在一起的感覺讓彩香的體溫上升。

不由得低下了頭來,結果Itsuki偷偷瞧著彩香的表情,促狹地笑了。

他開始勾勾手,擺動指頭。

「勾──勾──手──手......喂!」

「要、要唱歌嗎?」

「要呀,勾手一定要唱歌吧!」

是彩香自己先伸出手來的,所以被這麼說也沒辦法。

無可奈何下只好也擺動起小指,唱著:

「勾勾手手──誰說謊誰吞千根針哦──勾手!」

實在太害羞啦,彩香只好大動作地勾手唱完歌,趕緊把視線移回了餐桌。但一偷瞄Itsuki,卻發現她盯著自己一臉溫柔的樣子,趕緊又把視線移開,低下了頭去。

突然在這一刻,一向假裝不在意的那份深藏心底的不安,又湧了上來。

勾過了手,那表示......他至少在那之前會待在這裡吧?

 

 

6.虎耳草/豆瓣菜

真無趣!打工那邊的人送他那種不適合的名牌手帕,一點都不有趣!不知道是男生女生送的,真無趣!知道這種時候會挑價錢尚可的牌子,對方應該是女生,真無趣!

而且,最討厭的是明明住在一起,可是光一條手帕就能動搖的自己的情感、自己跟他的關係,真無趣!

但至少Itsuki會回來這裡,他跟我住在一起。

 

「妳這種時間怎麼會跑來我打工的地方啊?而且還走路來?」

「你管我?這跟日下部先生沒什麼關係吧?」

Itsuki很焦躁地嘆口氣,這是彩香跟他同住以來,第一次聽見。

 

 

「我現在沒時間講,只請了十分鐘而已!」

「是你自己追過來的吧?你不講我也會回去啦!」

彩香正要跨步離開,又聽見:「騎腳踏車回去!」

「不用,我走回去就好!」

「不要鬧了!」

彩香嚇得肩頭一縮。

「聽清楚!我把鑰匙留在腳踏車上放在這裡,車子要是被偷了我不會買了!妳就算買回來我也不會騎,以後不用再一起騎車出去玩了!」

彩香第一次聽到他發出這麼可怕的聲音,接著Itsuki就走了。彩香不敢看他的背影,害怕得──一直沒抬起頭來。

 

 

7.野莓

 

「妳沒資格說我啦!」

大概真的喝多了,彩香的理智「啪嘰」一聲斷線了。

「我有!因為我喜歡你!」

沒打算說的事就這樣溜出口。

 

 

 

 

啊啊不好意思,彩香笑著說。她笑自己。

「我現在喝醉了,你明天就忘了也沒關係喔。可是你不懂嗎,你根本沒有權利說那些話吧?我只是個室友啊,所以你跟我住在一起也完全不心動,對不對?」

 「喂!」

Itsuki忍無可忍地怒吼著轉過頭來,看到驚惶的彩香時,怒氣衝天的臉突然歪了。

「......妳自己點燃了導火線又叫我忘記,妳也太任性了。」

點火?嘎?哪件事?

「妳以為我是怎麼努力才可以平靜下來的?妳以為我怎麼努力才能不把妳想到那件事?」

說著Itsuki低下頭去。

「我裝得太帥了,對不起。其實我根本就想得要命,我只是很努力不讓妳發現而已。」

聽不懂耶,你講清楚一點,那件事是哪件?

 

 

 

他把購物袋交給彩香時,輕輕吻了她一下,彩香還不太習慣他這種太弱自然的身體接觸。

「你、你現在的親吻是......」

「給妳的建議一個嘉獎呀。」

「太常親的話我會習慣喔!會沒價值喔!」

彩香威脅,不過Itsuki不買帳。

「會沒價值啊?」

看見他認真詢問的臉,不由得把視線移開。

可是Itsuki也不會趁勝追擊,他老神在在的態度每次都讓彩香有點惱恨。

 

 

「野莓在懸鉤子屬裡也算繁殖力很強的種類,我還遠征到山坡那邊呢。」

接著Itsuki壞心眼地笑了笑。

「我還以為至少會聽到妳哀嚎個一、兩次咧,沒碰到蟲啊?」

「有啊。」

彩香驕傲地回答:

「可是它又不會飛,所以我就照你講的那樣把它丟掉囉。」

「喔喔──好棒好棒。」

說著就摸了摸彩香的頭。

 

 

 

結果果醬的份量要用兩個保鮮盒裝。

可以吃上好一陣子耶,彩香高興地說後,Itsuki湊過臉來。

這到底算什麼吻?彩香僵直著身體,而Itsuki的唇卻往彩香的嘴角下方移動,舌尖用力地朝那邊一舔!

彩香想也沒想就縮起了脖子,這──這怎麼想都不算是普通的吻法吧......

「你沾了果醬。」

Itsuki輕聲地說完後離開彩香的臉龐,瞬時彩香燙紅著臉跳到了安全距離外。

 

 

 

把野莓三明治留到最後吃吧。

那種全身舒暢的酸甜滋味,就跟戀愛的滋味一樣吧?這麼說的話,人家會不會覺得我很不要臉?

 

 

8.野莧菜、馬齒莧與蘋果薄荷

「你為什麼討厭插花啊?」

「我也不算討厭......」

Itsuki困擾地抬頭望著天花板說:

「嗯──我還是比較喜歡長在地上的花花草草,像那種看不到長在地上的樣子或是生長情形的花,我實在沒興趣」

 

 

9.红心藜‧灰/艾草 以及花水木

「妳要上面有寫名字的大蛋糕,還是想要很多小蛋糕?」

「嘎?咦,什麼意思?」

Itsuki滿臉無奈地嘆了口氣,

「妳說今天是幾號?」

「八月......十五?」

這麼回答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生日!

「......你還記得啊?」

 

一陣窒息的沉默過後,彩香環住了他的脖子說:「謝謝你這麼用心」然後輕輕獻上一吻。「幹嘛不直接這麼回應呢?」Itsuki很不滿地也回吻了她。

「那你生日是什麼時候?我也要幫你過。」

Itsuki只是故意閉口,沒有回答。

「我現在跟妳說也沒用,我的生日還要好久。妳這種人連自己的生日都會忘記啊,我現在跟妳說一定也會忘吧。」

「那、那是因為放假時比較沒注意到日子嘛!所以不小心忘了啊。」

「不要。妳這麼沒神經,不能相信。」

他這麼堅持,不過結論是:

「我生日快到時一定會告訴妳啦!」

就這樣一句話再加上勾勾手約定,被他給逃過了。

 

「怎麼了?我臉上有什麼嗎?」

有時候會發現Itsuki一直望著自己,這樣的時刻愈來愈多。

「沒有啊,我只是在想妳好可愛。」

這種時後的Itsuki表情溫柔得讓人沒辦法正視。

「怎麼突然講這個?」

彩香只能低頭迴避,不然的話──

「好喜歡妳哦!」

這種甜言蜜語馬上就會發射過來把自己擊沉。

 

對不起,後會有期。

 

其實我早就知道了,

不可能一直這樣下去。

我只知道你的名字。

我其實早就知道了,

你在某個地方、做了什麼決定。

 

原來我身體裡有這麼多水?

就讓水全部流出,讓我乾涸而死吧。

 

 

10.四季流轉

雖然還比不上Itsuki,但彩香總算是把料理的基礎學了起來,做出來的東西至少還有點模樣。

正是她「撿回」Itsuki得那個季節。

 

雖然已經過了四個月,但思念一點也沒褪色。

我只知道他的名字,連他幾歲也不知道,不管是生日或來歷。

 

我唯一知道的只有──他是個怎樣的人。

跟他度過的每一天有多快樂。

只知道這些就夠了。

 

就這麼追隨著季節的足跡,

模仿著去年的模樣、模仿他還在時的模樣,

做了山蒜芥菜義大利麵。

 

他早就料到我今年也會去採野菜嗎?筆記本裡,Itsuki去年做過的山菜料理全都寫在了上頭。

真的料得很準,彩香苦笑。

喂,你現在在哪裡啊?我在這裡哦。照著季節的順序去了去年跟你去過的地方。

喂,你口袋裡還放著我的鑰匙嗎?

 

一個人住不是也很愉快嗎?我盡量讓自己這樣想。控下來的那個心裡的洞,我也已經習慣,雖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被填起來。

人不管如何難過都死不了,寂寞是死不了人的。

雖然想哭得累到就此死去,但總會停止哭泣、總會肚子餓、總會想上廁所。失戀是死不了人的,很可笑,但身體確確實實地活著。

 

分手前告訴男人一朵花的名字吧,花兒年年綻放。

 

就算只有一種花,它也會每年綻放,問題是──Itsuki到底在我腦海裡塞了多少花啊草的名字啊!

記憶被鑿刻得這麼深,肯定一輩子都忘不了。

 

對不起,不等也沒關係。

 

「妳男朋友今天沒有一起來啊?」

彩香聽到這話時突然傻眼。

接著──笑著說,至少希望對方看起來自己是笑著說:

「嗯,他去旅行了啊,那個人很喜歡流浪。」

 

隨我的心情等下去,

要等是我自己的事。

想等就等,不想等了就放棄。

也許明天他就會回來,也許我突然掉進了一場新的戀愛。

明天的事誰也不曉得,所以就這樣吧。

他寫的是不等也沒關係,不是不要等。

也沒寫再見。

 

「妳撿到了新的小狗嗎?」

 

「怎麼可能會撿回來啊!白痴!」

 

「......妳果然還在記恨?」

「你憑什麼覺得我不會記恨啊?」

 

 

謝幕 Three o'clock in the afternoon

就好像胸口破了個洞。這種老生常談的表現法自然有它被沿用下來的理由,因為它精準表現了那種時刻的心境,別的表現法無法取代。

 

「這就當成是妳跟我、還有搞不好以後會被我們生出來的小孩,連那個小孩也算進去,這是我們夫婦間、我們家族的花的名字。」

 

我們家的幸福怎麼會這麼廉價啊!

但廉價的幸福如此可貴。

 

 

謝幕 午後三點

欣喜之情浮上了臉龐,杏奈趕緊把頭低下去。

──太好了!

太好了,你回家了,大哥哥。

 

【結語】

其實還有一些漏網之魚,不過有些喜歡的段落篇幅超長,根本超難取捨的,大致上先這樣,真的太喜歡這本書了,恰巧也一陣子沒有閱讀小說了,榮登最近內心的寶座(笑)。

 

剛剛跑回去看了一下電影預告,又淚目了,有預感之後看電影的我,一定需要準備一包衛生紙才行了TT^TT......

 

如果有機會,之後看完電影回來記錄心得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2016/04/01WanG。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miley_WanG 的頭像
Smiley_WanG

❤ 迷妹生活持續記錄中 ❤

Smiley_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